随机新闻
韩陵新闻网>娱乐>上海出品《攀登者》主演张译:“攀登”不仅仅是个人的事

上海出品《攀登者》主演张译:“攀登”不仅仅是个人的事

发布时间: 2019-11-10 13:58:04 热度:4880 次 

在即将上映的国庆献礼电影《登山者》中,演员张毅也被视为一个令人难忘的人物。

这位中国改革开放的同行从龙套开始,一步一步,成为观众熟悉和喜爱的演员。他珍视这个“少数几个能让人们通过表演哭泣的职业之一”,渴望成为一名有感情、有信念、有责任感的演员,并创作更多让观众在看完电影后感到温暖的电影。

[“攀登”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国家和民族的事]

新闻报道:你是如何决定扮演电影《攀登者》的?

张毅:事实上,我一开始并没有决定去玩。当时,电影制片人尚英集团给我发了一份真诚的邀请,但起初我在看完剧本后犹豫了一下。我觉得我离登山太远了。我自己从来都不是运动员,我不确定我是否能表现得好。

一般来说,当一个演员得到一个角色时,他或她会习惯性地怀疑他或她是否有资格胜任。如果他或她表演,观众会觉得合适吗?我想了一会儿,下意识地觉得我做不到。之前,导演陈可辛让我在《亲爱的》中扮演韩德忠,导演曹保平让我在《追逐者》中扮演董晓峰,导演贾张克让我在《山野之别》中扮演张金生。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会玩”。不是我“携带”它,而是我真的觉得我的角色有很大的差距。但不幸的是,他们每次都说服了我。

新闻上说:这次它是如何被说服的?

张毅: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任中伦对我说:张毅,非常感谢你来到这个集团。不管你对剧本和角色有什么看法,我们都可以坐下来谈谈。任正非还说,这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日程紧张,任务繁重,他们准备做一次。我认为人们会“绝望”,邀请我上船是为了给我带来“战斗一次”的希望。这是信任。生活很少被信任。我被感动了,加入了这个团体。

“登山者”剧照

观看上面的新闻:在《攀登者》中,你扮演登山运动员瞿宋林。你是如何理解这个角色并缩短与他的心理距离的?

张毅:定期交流和讨论对塑造角色有很大帮助。我经常与导演李仁港和电影集团的老师交谈。在拍摄过程中,我还结识了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吴静。他比我大,就像我哥哥一样,当他无事可做的时候,他每天都拉着我开始说话,他是什么样的人物,我是什么样的人物,我们的戏怎么才能更好...我记得当我20年前第一次开始工作的时候,片场的气氛是一样的,但是这些年没有那么强烈。“攀登者”的拍摄让我感到“回归”和非常舒服。

新闻报道:登山者的关闭仪式在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举行。当时给你留下什么印象?

张毅:在停工仪式上,我和吴静为三个按照当地传统去世的登山者中的两个建立了一个马尼堆。我们发现了两块相对平坦的石头,上面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登山先驱瞿银华和王福洲的纪念碑”。我认为,没有这些先驱者,就不会有电影,更不用说我们了。如果我一生中最难忘、最辉煌的时刻发生在珠穆朗玛峰,那么在我死后,我也希望在珠穆朗玛峰有一个如此小的“家”,我的灵魂能感受到我渴望的那座山。后来登山者经过,看到他们也可以为两位老英雄再建一块石头。我认为这也是一种精神遗产。

新闻报道:在这次枪击事件后,你如何理解“登山者”这个词?

张毅:过去,我总觉得“奋斗”和“攀登”是个人的事,但通过这部电影,我意识到“攀登”不仅是个人的事,也是民族和民族的事。

当我们在射击开始时训练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练科目叫做“团体队形”。四五个人被绑在绳子上组成一个小组。遇到的任何问题都应该协调解决。如果一个人掉进雪坑,其他几个人会把你拉起来。每个人的力量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一个荣耀归荣耀,一个损失归损失。这就像是一个集体,一个国家,各种各样的人被绑在一起,患难与共。

这部电影也让我意识到中国登山队在1960年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伟大历史意义。当时,在国界上有一些争议。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声称“爬山者的领土是另一个人的领土”。然而,事实上,珠穆朗玛峰是中国从北坡到山顶的领土。因此,电影中有一句话:“中国领土必须有中国脚印”。在那个困难时期,我国以国家的力量支持登山队的登山活动。那时,还没有现在的条件和技术,登山运动员甚至能节省氧气。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王付州、瞿银华和贡布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向世界宣布了他们的主权,增强了整个中华民族的信心。这就是中国的攀登精神!

张毅、吴静和登山英雄桑珠

[:你不认为在克制的外表下拥有一颗激动的心是一种艺术吗]

新闻报道:在《攀登者》的拍摄琐事中,有一个场景是你赤脚在零下20度的雪中攀登,你的脚冻得通红。这对你来说是最难的射击吗?

张毅:这次真的很难,但肯定不是最难的。人们看见我赤脚在雪地里爬。事实上,我在30岁之前也做过同样的事情。那时,我甚至更“无情”。

那时,我正在东北拍摄。气温是零下38度,白桦林正在滴水成冰。我要去洗澡。导演已经在零下20度的工作室搭起帐篷生火。我说,“室内摄影并不令人震惊,到户外去吧!”当时,导演很震惊。后来,在零下38度的天气里,我穿着短裤,光着脚出去了。

事实上,我一离开帐篷就后悔了。那时,我一点也不觉得冷,而是一种疼痛,就像用刀扎你一样,每一块皮肤都疼。因为这是一个沐浴游戏,头部被倒上6壶水,水不会在倒下去后立即冻结。然而,身体上的水很快蒸发并带走身体的热量,使人浑身发抖。导演告诉我,“如果你想说你的台词,你不能动摇。”我说“是的”,然后我的上半身没有颤抖,我的腿一直在颤抖。

这一幕拍摄完毕后,导演喊了一声“卡”,立刻一群人冲向我,拿着外套、毯子和被子把我包起来。但是他们抓不住我,因为我的脚冻僵了。后来,他们带了温水来融化我的脚,然后把我裹到一边,把我带走。那时,我的意识开始混乱,我觉得这个世界非常安静。

那时,我还年轻。拍摄《登山者》时,我认为自己身体健康,虚张声势。导演说他可能会拍下他的脚的特写镜头,并问我是否想要替身。我说过我会自己做。我什么都不怕。零下20度,然后是零下38度。我一脱掉鞋子,就后悔了——天气真的很冷,我都搬不动了。这部戏特别难拍。从早到晚,每个人第二天都得早起工作。我只想快点完成,这样每个人都没有足够的时间睡觉。

登山运动员奋力前进。

新闻报道:包括“登山者”和“红海行动”,近年来你在拍摄中遇到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你能忍受吗,这和你以前当兵的经历有关吗?

张毅:这确实与此有很大关系。我在军队已经10年了,我认为演员的职业和士兵的职业非常相似。例如,士兵“由特殊材料制成”,演员“由特殊材料制成”。只有少数职业可以这样描述。我拿了两个,感到非常荣幸。

士兵和演员有什么共同点?士兵们说“命令是禁止的”。指挥官下达命令后,士兵必须立即无条件执行。这是我十年军人生涯中深深学到的东西。演员也是如此。当导演说“准备好”的时候,你一定完全有心情。你决不能开玩笑、溜走或想其他任何事情。因为如果你不全心全意投入其中,你会为现场100多名甚至1000多名工人感到遗憾。如果这是一出戏或一场派对上的表演,那就更不可能从头开始。

因此,士兵和演员在听到命令时必须抛开个人情感和疾病。多年来,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当我听到“准备开始”的时候,不管是胃痛、腿痛还是感冒,我都会在那一刻忘记一切。

新闻上说:但这两种职业也非常不同:演员需要丰富的情感和强烈的创造力,而部队强调集体性和纪律性,被子必须折叠成统一的“豆腐”。这两者之间有冲突吗?

张毅:我自己总结的。艺术有两种,一种是热情、浪漫,情感向外传播;另一种是忍耐和克制。就像“豆腐蛋糕”。你知道每个“豆腐蛋糕”包含多少情感吗?人们在被子里看不到情感。但是你知道有多少前士兵为“豆腐蛋糕”流泪,有多少人不愿意睡觉来保持“豆腐蛋糕”的形状吗?一个“豆腐蛋糕”包含了无数的情感。

如果一个新兵想把被子变成刀切的“豆腐蛋糕”,他必须经过至少一个月不间断的练习。这是什么样的情感?一开始你可能会讨厌它。因为折叠不好,它可能会使你受到批评和惩罚。冬天监控器可能会直接漏水。你只能把湿被子叠在走廊里,直到早上太阳出来,然后你可以把被子晒到里面,让它恢复原来的样子。渐渐地,这被子在性格和形状上开始像你了。外行人会认为叠好的被子都是一样的,但我们老兵一眼就能知道这个“豆腐蛋糕”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这就是当兵的魅力。

在阅兵过程中,每个被检阅的士兵都一定很兴奋,但是你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笑容。这是克制。但在克制的外表下有一颗激动的心,你不认为这是艺术吗?有节制地做艺术,我认为这是最好的艺术

张毅军事时期照片

[演员的审美最好领先公众一步,或者至少是一致的]

看新闻:在你职业生涯的开始,一位导演曾建议你发展成为一名演员。但你说过你的目标是让每个角色都不同。为什么?

张毅:当时这么说既年轻又有竞争力。有时当一个角色演得很好时,人们会说这是你的“本色”。如果另一个演员表现好,人们仍然会说他是“天生的”,但我不会接受。我想告诉人们我可以创造许多不同的角色,所以我总是充满挑战。

结果是观众只记得我的角色,不知道我是个演员。这让经纪公司很头疼:你今天玩大钱,明天玩小女婿,第二天玩大学生。变化太大,定位也很模糊。作为一名演员,如果你不能设置属性和标签,市场将不会很好地定位,商业合作也不会来到你身边。

但是这些年来,我喜欢扮演不同的角色。如果一出戏结束了,人们会问我,"你在里面吗?"“你在和谁玩?”正如我所说,其他人突然意识到,“是你。”我很开心,就像小时候的捉迷藏一样,非常骄傲。作为一名演员,这是我最喜欢的创作方向。

看新闻:要胜任不同的角色,你需要做很多“家庭作业”。据说你专门学过山西方言,为的是表演大山可以起程吗?

张毅:是的。以前,我只知道几个山西方言的发音,但张金生来自山西。贾主任张克让我在整个过程中使用山西方言,所以我特地去学了。那时,我去了山西省的吕梁,和当地人交谈。他们问我,“你从太原哪里来?”我回答,“是的,我只是太原始了。”他们真的相信了。如果我能学好这门语言,让他们相信我确实来自山西,那么我的角色将会更加相似。

张毅饰演山西人张金生在山里可能会离开

看新闻:你有没有遇到过你做了很多家庭作业却觉得做错了的情况?

张毅:一定有。但我很幸运。近年来,虽然我觉得有些角色在我扮演时不太合适,但这可能是因为导演剪辑的魅力或电影的整体气质。观众更认同一些我认为不太合适的角色。例如,《追逐者》中的工头董晓峰也是如此。我非常喜欢这场演出,但是演出后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导演曹保平让我剪辑后看。我也对他进行了深刻的评价。出人意料的是,上映后,每个人都觉得这个角色是最令人愉快和印象最深刻的。

在《追逐者》中,张毅扮演的董晓峰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看新闻:你如何判断你的解释是“对”还是“错”?

张毅:不管用什么样的演绎方法,关键是让观众对角色有同样的感受。

有时候我也玩得很聪明。例如,在电视剧《生死线》中,编剧蓝小龙和我关系很好。他曾经对我说,张毅,你太狠心了。只要你愿意,随时都有游戏精神是件好事。那时,我去了他的宿舍。当我看着他写剧本时,电脑屏幕下有一个下拉窗口。十个游戏中有七八个是游戏。当时,我想,这就是“游戏精神”,我也想试一试。

因此,当我在《生死线》中扮演何休谟时,我故意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曲调和方言来说我的台词。当时,许多主要创作者说这不好,太丑,但后来观众特别喜欢这个角色。我认为这种“游戏精神”也是对的。所以有时候不仅仅是演员努力工作,而是你是否能在观众心中耍花招。

看新闻:但是演员面对镜头时无法及时得到观众的反馈。如何解决这个困难?

张毅:演员应该对表演艺术有自己的欣赏能力。事实上,任何创意产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作曲家应该有自己的音乐美学。作曲时,音符在我的脑海里。他在纸上写下了主旋律、合唱和配器,所有这些都是无声的。他怎么知道观众听后会不会喝醉?我认为这是因为他有很好的审美能力。这种美学允许创作者提前知道他创作的艺术品可能有什么样的形式,以及市场会给它什么样的反馈。贝多芬和梵高等主要艺术家早就预言过,他们的作品远远领先于大众美学和时代美学。然而,我们的行业无法做到这一点。最好向前迈一步,或者至少与公众的审美保持一致。

[: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中国电影人在新时代应该留给观众的财富]

新闻报道:你年轻时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播音员,但当你参加高考时,你没有被广北录取。相反,你进入了哈尔滨剧院的表演班,走上了表演之路。你什么时候真正喜欢表演?

张毅:我很高兴在哈尔滨戏剧学院接受了一年的正规教育。在这个过程中,我从一个讨厌戏剧表演的人变成了一个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人。

当时,我看了齐齐哈尔话剧团的《一个人需要一天》和大庆话剧团的《地质学家》。之后,我痛哭流涕。我突然发现,一部艺术作品上演后,好的表演、好的导演和好的编剧会让观众流泪。这是其他行业做不到的。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表演。结果,我读了很多书,读了1000多部苏联戏剧剧本,爱上了长篇戏剧,如阿尔布雷特的《漫游岁月》和《我可怜的马拉》。

经历了这样的经历后,我决定去“北漂”。可以说,我是在对这个行业和我自己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才去了“北票”。然而,在我后来的工作中,我接触到一些“北漂”和“水平漂”的年轻人。他们对这个行业或他们自己没有基本的了解,这意味着他们可能缺乏抵抗混乱、突破瓶颈以及一点自省的能力。这太可怕了。

在2018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张毅作为改革开放政策的同辈,描述了他对电影、国家和时代的热爱。

看新闻:你当时意识到你的外表并不独特吗?这会困扰你吗?

张毅:这不仅仅是担心,这是坏心,甚至是抛弃自己。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每天最讨厌照镜子,一旦我照镜子,我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当我学习表演时,很少有机会塑造这样的形象。那时,我们班有一个非常英俊的年轻人,他是第一个参加电影的人。也有一些特别丑陋的人被选中扮演这个角色。但是我不能继续下去,我不能演戏剧,我不想看电影或电视剧,我只能这样了。这很痛苦。

看新闻:它是如何变化的?

张毅:当我意识到我的形象并不出众时,我调整了我的思维。就像做生意一样,如果产品不好,产品的质量就会提高;如果质量不提高,价格就会降低;如果没有人买它,价格会上涨…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当我第一次开始演戏时,我把自己当成“赠品”,管理制作团队,成为临时演员,甚至没有收到任何钱。

对当时的我来说,表演是最快乐的事情。有时候我不得不整天在一条线上工作,尽我最大的努力去设计它:偷偷观察对手演员,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结合我自己的特点和一般的场景,想出如何表演它。那时,我下定决心:即使是一个词或一出戏,我也必须给这个地方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导演、副导演和主要演员,因为我下次可以成为一名团体演员。

这样,一步一步来,从临时演员到特别演员,从客串角色到配角,最后到主角,我觉得我仍然在稳步前进。

张毅在《士兵突击》中扮演史进班长

看新闻:你认为你是个大器晚成的人吗?

张毅:不完全是。只有在四五十岁时才出名的演员都是晚期演员。我是正常现象。事实上,在“成功”到来之前,每个人现在都认识我了。

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优秀演员出现在中国。有一次,我和黄博聊天,说我有一个不知道好坏的习惯:每当我看到一个好演员的表演,我都觉得特别享受。一方面,我忍不住想“骂”和“骂”演员,但也想“骂”自己——为什么他能演得这么好?为什么我不能玩?在这方面我仍然很有竞争力。黄博当时问我是否骂过他。我说当我经常责备他时,他特别高兴。

我认为当演员仍然需要一种紧迫感。看着同龄和年轻的同龄人越来越好,取得越来越多的成就,我真的觉得时间不多了。

新闻报道:除了不断提高你的演技,你还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

张毅:一个有感情、有信念、有责任感的演员清楚地知道他应该通过自己的表演把什么样的价值传递给观众,以及当今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作品。

我出生在改革开放的那一年。我记得我小时候看的电影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并且传递了积极的能量。看完之后,我的心很温暖,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我从小就深受这些优秀电影的影响。现在作为一名演员,我也希望参与创作这样优秀的电影,给观众带来更多积极的能量。

过去有些人可能有些狭隘的认知,认为主旋律电影一定是喊口号、不好看的。但这两年,诸如《战狼2》《红海行动》《流浪地球》这样的影片改变了人们对传统主旋律电影的认知,这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启示。未来就是要创作出更多好看的正能量影片,我想,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中国电影人在新时

广东11选5投注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 极速牛牛

© Copyright 2018-2019 rayros.com 韩陵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